[1]崔宝玉.政府规制、政府俘获与合作社发展[J].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科版),2014,(05):26-33.
 [J].Journal of Nanjing Agricultural University(Social Science),2014,(05):26-33.
点击复制

政府规制、政府俘获与合作社发展()
分享到:

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科版)[ISSN:1006-6977/CN:61-1281/TN]

卷:
期数:
2014年05期
页码:
26-33
栏目:
农民合作组织
出版日期:
2014-09-30

文章信息/Info

作者:
崔宝玉
 南京大学经济学院;合肥工业大学经济学院
关键词:
合作社政府规制政府俘获行为逻辑发展效应
文献标志码:
A
摘要:
在我国现阶段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的实践中,政府规制与政府俘获是并行不悖的。不同层级政府出现了规制行为的分化,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分别侧重于立法规制与执行规制,地方政府规制的选择性激励赋予了功能型合作社通过构建政治性社会资本和实施政治策略,从而进行政府俘获的制度操作空间,政府规制与政府俘获的夹杂共同造就了合作社的“二元化”发展格局与分化路径,把以小农为主体的合作社排挤出我国的财政扶持体系之中,催生出大量的大农控制型合作社,同时加剧了合作社对政府规制资源的依赖,导致政权软化,削弱政府合法性,陷入了政府权力与合作社发展低效率的“锁定”。

相似文献/References:

[1]张纯刚,贾莉平,齐顾波.乡村公共空间:作为合作社发展的意外后果[J].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科版),2014,(02):8.
[2]李凯,周洁红,陈潇.集体行动困境下的合作社农产品质量安全控制[J].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科版),2015,15(04):70.
[3]陈义媛.大户主导型合作社是合作社发展的初级形态吗?[J].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科版),2017,17(02):30.
 CHEN Yiyuan.Rural Cooperatives Dominated by Big Households: Just the Primary Specialization of Cooperative Development?[J].Journal of Nanjing Agricultural University(Social Science),2017,17(05):30.
[4]孔祥智.中国农民合作经济组织的发展与创新(1978—2018)[J].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科版),2018,18(06):1.
 KONG Xiangzhi.The Development and Innovation of Rural Economic Collectives in China(1978-2018)[J].Journal of Nanjing Agricultural University(Social Science),2018,18(05):1.
[5]徐晓鹏.小农户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耦合——基于中国六省六村的实证研究[J].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科版),2020,20(01):62.
 XU Xiaopeng.The Coupling of Peasant Households and New Agricultural Management Subjects——The Empirical Study from 6 Villages of 6 Provinces in China[J].Journal of Nanjing Agricultural University(Social Science),2020,20(05):62.
[6]廖小静,邓衡山,沈贵银.农民合作社高质量发展机制研究[J].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科版),2021,21(02):148.
 LIAO Xiaojing,DENG Hengshan,SHEN Guiyin.On the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Mechanism of Farmers’ Cooperatives[J].Journal of Nanjing Agricultural University(Social Science),2021,21(05):148.

更新日期/Last Update: 2014-10-16